佛罗伦萨的文艺复兴是唯一不以武力为支撑而达到的文化艺术最为繁荣的伟大时代,就连启蒙主义大师伏尔泰也盛赞美第齐家族统治下的佛罗伦萨是人类历史上四个最光辉的时代之一。而佛罗伦萨实在洛伦佐时期进入黄金时代的,伟大的洛伦佐·德·美第齐是一位什么样的人物?一位深受人文主义教育与熏陶的政治与外交天才,一个敢于孤身犯险的救国英雄。洛伦佐靠非常规的手段、个人魅力与智慧成功解决了帕奇政变所带来的危机之后,佛罗伦萨回归和平与繁荣。然而,这幅绘制在危机解决后的作品《春》中那力图飘入花园的乌云到底代表着什么呢?身处和平时代的洛伦佐又在深深忧虑着什么呢?

没有人比我在这个国家享受到更高的荣誉和更温暖的情意,因而我有义务比别人更多地为国家尽力。

1464年,被称作佛罗伦萨“建国之父”的老柯西莫·德·美第齐(Cosimo di Giovanni de Medici,1389-1464年)去世,他的长子皮耶罗(Piero di Cosimo de Medici,416年-1469年)继承了佛罗伦萨共和国领袖的地位,因长期患有痛风病,人们常称其为痛风的皮耶罗(Piero il Gottoso)。应该是意识到自己将不久于人世,皮耶罗加紧在政治上培养其长子洛伦佐(Lorenzo de Medici,1449年 – 1492年),1465年,拿波里国王费伦特的长子那不勒斯的阿方索二世(Alfonso II of Naples)与米兰大公的女儿伊波丽塔·玛丽娅·斯福尔扎(Ippolita Maria Sforza)的举行婚礼时,他让15岁的洛伦佐代替自己作为佛罗伦萨共和国的使节前去祝贺。深受人文主义教育与熏陶的洛伦佐,毫无疑问是一位政治与外交天才,而老柯西莫与皮耶罗对他的言传身教又使他异常早熟并具有超凡魅力,这次出行不仅让他与意大利最有实力的两位君王及其家族成员建立了友谊,而他的学识、品味与艺术鉴赏力给后者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皮耶罗作为佛罗伦萨领袖的时间只有5年,虽经历了一次有惊无险的未遂政变,但这段时间基本是平静的。在生命的最后一年,皮耶罗作出了一个让佛罗伦萨人震惊的决定,他打破了佛罗伦萨各大家族之间互相通婚的传统,安排年轻的洛伦佐迎娶了克拉丽斯·奥尔西尼(Clarice Orsini),后者出自罗马古老的蓝血贵族之家,他们有自己的军队,佛罗伦萨其家族血脉可以追溯到古罗马的朱利安-克劳迪(Julio-Claudian)皇族。这一婚姻安排无疑为未来16世纪美第齐家族升入欧洲顶级贵族阶层奠定了重要的一步。

1469年12月2日,皮耶罗去世,洛伦佐在佛罗伦萨各方势力的拥戴下,立刻成为共和国的领袖。佛罗伦萨政体是一个具有民主色彩的共和体制,原则上政权掌握在民选行政长官及其领导的政府手中,洛伦佐并不总是担任公职,但其意见以及家族的金融权势却对共和政府的运作发挥着巨大影响,尤其在关键时刻,代表美第齐家族的洛伦佐的意见会起到举足轻重的作用。正因如此,我们应该称洛伦佐及他的祖父老柯西莫和他的父亲皮耶罗为领袖,而不是统治者,他们并没有统治者那种法定的权力。

由于1450年代中期在老柯西莫的运作与半岛各强国的支持下,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drhoell.com/,佛罗伦萨意大利各国签订了一系列和平协议,史称洛迪和平(Pace di Lodi),意大利因而进入了长期和平时期。洛伦佐刚执政时,因缺乏经验造成了佛罗伦萨属地沃尔泰拉(Volterra)的骚乱,导致他后来不得不动用武力发生血腥事件,其余大部分时间他对内都在推动文化艺术发展并努力增进民生福祉;对外方面则主要集中在加强与米兰和拿波里的联系、努力平衡意大利各邦势力的同时为佛罗伦萨争取各种利益。

15世纪下半期洛伦佐青睐的佛罗伦萨伟大雕塑艺术家委罗基奥制作的两组青铜雕塑,应该可以代表当时佛罗伦萨共和国的精神风貌。

图1所示的基督与圣·托马斯这组雕塑是在洛伦佐的安排下为佛罗伦萨商业法庭定制的作品,它具有重大的政治象征意义。正如西塞罗所指出的,法律的正义体现在它所代表的公共利益,不论什么政府,必须在遵守法律的前提下为公共利益工作才配被称为良好政府,中世纪时这一思想又为适应《圣经》被重新做了解释。基督与圣·托马斯的故事源于《新约圣经》,在基督受难并重生后,再次现身于门徒中间。其门徒圣·托马斯对基督再生表示怀疑,声言除非他能触摸并看到基督手上与肋下被钉在十字架上时的伤痕,他不会相信基督再生。这一作品展示的正是基督向圣·托马斯展示肋下伤痕以释去他疑虑的瞬间。按说圣·托马斯不应怀疑基督的再生,他会因此得不到祝福,但他的怀疑代表了其他门徒的疑虑,因而他仍然得到了基督的宽恕与祝福。这组雕像的寓意是它象征了法律本身的宽容与仁慈,同时也表示法律应该代表公众利益而努力追求、探索真相与真理,它努力向人们展示佛罗伦萨共和国的法律精神,即它是建立在代表公众利益的求真基础之上,且同时具有公正、严明与宽容等多重性质。

图1,委罗基奥,耶稣与圣·托马斯,青铜雕塑,1467年-1483年制作,高230厘米,现陈列于意大利佛罗伦萨圣弥额尔教堂博物馆 图片来源:维基百科

图2展示的是大卫,它最初为美第奇家族制作,后被洛伦佐置放于现称为老宫(Palazzo Vecchio)的政府大楼内,整个雕塑以深古铜色为底色,而大卫卷曲的头发、盔甲及战靴的纹饰上都鎏了金(图2a),在古朴中散发出奢华的气氛,很适合那个时代宫廷装饰所需要的庄重、威严而又有几分炫耀且雅丽的情调。看似纤弱的年轻牧羊人敢于面对强敌并代表国家利益出战而取得胜利,这正是执政者所应有的品德。它那种绚丽华美的情调也是洛伦佐个人性格的展示,笔者将其称号按现今流行的译法翻译为“伟大的洛伦佐”,其意大利语为Lorenzo il Magnifico,同时有着奢华、豪华的意思,在傅雷等前辈的作品中,通常被译为“豪华者洛伦佐”。

图2,委罗基奥,大卫,青铜雕塑,作于1465年之前,高126厘米,现陈列于佛罗伦萨警察署博物馆 图片来源:维基百科

正因为有了清明公正的法律并且勇于保护民众利益的政府,再加上一系列合理的政策实施,佛罗伦萨在洛伦佐时期进入了黄金时代。我们对佛罗伦萨在此时期内涌现的一系列伟大画家与雕塑家,如委罗基奥、波提切利、达芬奇与米开朗基罗等可能更加熟悉,但佛罗伦萨在此期间还吸引或培养出众多伟大学者,在吉兰达约于1486-1490年间绘制的一幅画中描绘的四位著名的人文主义学者(图3),从左向右,他们分别是马尔希利奥·费奇诺(Marsilio Ficino);克里斯托弗罗·兰迪诺(Cristofaro Landino);安吉罗·波利奇亚诺(Angelo Poliziano);来自希腊的古典学者德米特里欧斯·查尔科孔戴尔斯(Demetrios Chalkokondyles),也有人认为他应该是展提利·德·拜启(Gentile de Becchi)。他们都活跃于美第齐开创的新柏拉图主义学院之中,不仅是当时的学术伟人,而且也是后来数百年欧美思想史中的重要人物,正是他们的著作与学术活动奠定并塑造了后来西方文明世界的主流学术走向与思潮。吉兰达约将这些佛罗伦萨学术大师们绘入璧画当中,使他们的形象流传后世并因而永生,充分展现了画家对佛罗伦萨共和国学术成就的了解、自信与骄傲。

图3,吉兰达约,天使向扎喀利雅赫报喜(局部), 1486-1490年间 图片来源:维基百科

约300年后,启蒙主义大师伏尔泰在《路易十四时代》一书中盛赞十五世纪的佛罗伦萨文艺复兴运动,他将美第齐家族统治下的佛罗伦萨与古代雅典的伯利克里时代、古罗马的奥古斯都时代与法国路易十四时代并称为人类历史上四个最光辉的时代。在这四个最伟大的时代里,佛罗伦萨的文艺复兴是唯一不以武力为支撑而达到的文化艺术最为繁荣的伟大时代。

1478年4月26日,星期日,在佛罗伦萨主教堂内举行庄严弥撒(Solemn Mass)期间,当主持弥撒的牧师举起祝圣面饼的瞬间,伟大的洛伦佐·德·美第齐(图4)与他的弟弟朱利亚诺·德·美第齐(图5)被两组刺客同时突然袭击,朱利亚诺的头骨被博纳多·班迪尼·巴隆切利(Bernardo Bandini Baroncelli)刺出的匕首刺碎,身上又被弗朗西斯科·德·帕奇(Francesco de Pazzi)捅了十几刀而当场殒命;但袭击洛伦佐的两位来自沃尔泰拉的牧师刺客却在第一击时失手,洛伦佐的脖子受了伤但没能致命,他迅速卷起身上披着的大氅当做武器并拔出佩剑与之搏斗,他的随行人员也立刻反应过来,拔出身上佩带的刀剑与刺客们缠斗,在保护洛伦佐撤入教堂中的圣器室后即关上了沉重且坚实的青铜大门。

图4,委罗基奥,伟大的洛伦佐·德·美第齐,上色红泥陶雕,1478年后制作,高65.8厘米,宽59.1厘米,深32.7厘米,现陈列于美国华盛顿国家美术馆 图片来源:维基百科

图5,波提切利,朱利亚诺·德·美第齐,木板蛋彩画,高75.5厘米,宽52.5厘米,约1478-1480年间,现陈列于美国华盛顿国立画廊 图片来自维基百科

在袭击美第齐兄弟的同时,阴谋的第三批人在比萨大主教萨尔维亚提的带领下冲入了佛罗伦萨政府大楼内,他们打算逮捕或杀死佛罗伦萨的行政长官塞萨利·帕特卢奇(Cesare Petrucci)以及长老会的众人,然后夺取政权。但这位大主教在博斗中被帕特卢奇打败并擒住,跟随萨尔维亚提的雇佣兵因为不熟悉楼内各种暗藏的机关被宫内的卫兵与赶来的民众打死或拿下。

大教堂内的刺客撤离后,洛伦佐在众人的保护下回到了大教堂附近的美第齐宫,他走上阳台,对在不安中等待消息的民众发表了演讲,佛罗伦萨因此而暂时稳定下来。虽然当时美第齐家族中唯一能够继承权力的朱利亚诺被杀,但整个政变无疑是失败了。

弗朗西斯科·德·帕奇与比萨大主教萨尔维亚提等人被佛罗伦萨行政长官塞萨利·帕特卢奇迅速判处死刑并吊死在政府大楼窗户上示众,萨尔维亚提被吊死时身上还穿着大主教的正式袍服。尽管洛伦佐号召民众节制,但当民众见到萨尔维亚提带入政府大楼的雇佣兵被杀死的尸体后,却激起了他们内心的疯狂与嗜血的欲望。刺杀洛伦佐的两位牧师在藏身处被抓到后,被民众私刑折磨并遭到阉割后交给政府,而后被吊死在政府大楼的窗户上。

最倒霉的应是帕奇家族的族长雅可布·德·帕奇(Jacopo de Pazzi),政变发生时他带了一群人跑到佛罗伦萨大街上高喊“自由”“人民”等口号,但遭到人们的冷遇,在政府大楼下他们被楼上扔下的石头砸到后,才终于明白不仅政变失败,而且广大民众根本就不支持他们。雅可布后来带着一队家丁逃出了佛罗伦萨,但最终还是被押回城中。他经受酷刑后被吊死在老宫的墙上,之后他被埋葬在帕奇小礼拜堂内,但不久又被疯狂的民众挖出来拖到街上,其尸体经历了一系列难以想象的虐待,最终彻底解体落个尸骨无存。根据马基雅维利在《佛罗伦萨史》中的记载,即便洛伦佐不断要求民众克制自己的行为,许多帕奇家族的追随者,甚至是一些疑似追随者,还是遭到了激情无法控制的民众的酷刑与迫害。

政变结束后,洛伦佐请波提切利将这些在政府大楼上被吊死的人都画入一幅壁画中。直接杀死朱利亚诺的凶手虽然事后迅速逃到了君士坦丁堡(即今天的土耳其伊斯坦布尔),但最终却被奥托曼帝国按照佛罗伦萨共和国的外交请求遣返并于1479年被吊死在佛罗伦萨政府大楼的窗户上示众。这次洛伦佐请达·芬奇将他补画在波提切利绘制的壁画上,画家绘制的一幅素描保存了下来(图6)。这幅壁画却最终没有得以保存,但雕塑家博尔托都·迪·乔万尼(Bertoldo di Giovanni)为此事制作的青铜纪念章却保存至今(图7),顺便一提,这位雕塑家后来在米开朗基罗早期的雕塑教育中起到了重要作用。

图6,达·芬奇,吊死博纳多·班迪尼·巴隆切利,壁画设计草图,1479年绘制,现收藏于法国巴约讷市的博纳博物馆(Musée Bonnat) 图片来源:维基百科

图7,博尔托都·迪·乔万尼,帕奇政变纪念章,(纪念章上部为洛伦佐,另一面上部为朱利亚诺头像,两面的下部相同)1478年制,直径6.4厘米,现陈列于慕尼黑王宫博物馆 图片来自维基百科,摄影师为Sailko

政变发生时,教皇的侄子红衣主教拉斐尔·里亚利奥(Raffaele Riario,1461 – 1521年)正好在佛罗伦萨并见证了政变的全过程,虽没有卷入阴谋,但他还是被佛罗伦萨政府逮捕并受到了酷刑与折磨,后来是洛伦佐·德·美第齐出面将其释放。这位红衣主教是后来在1496年将年轻而又有些潦倒的米开朗基罗请到罗马并真正欣赏其才华的人,为后者在罗马的成功奠定了重要的基础,这是后话。当然佛罗伦萨政府逮捕这位红衣主教也不是全无道理,因为他的一位近亲吉罗拉莫·里亚利奥(Girolamo Riario,1443年–1488年),意大利城市伊莫拉(Imola)的统治者,虽然政变时不在佛罗伦萨,但却是这次政变的一位核心人物。我们下面将仔细分析这次政变的更深刻原因。

1471年8月9日,希克斯图四世(Pope Sixtus IV,1414年–1484年,俗名Francesco della Rovere)当选为教皇。我们从一幅陈列在梵蒂冈博物馆中的著名湿壁画(图8)谈起,虽然历史对画家莫洛佐·达·佛尔利(Melozzo da Forli, 1438年–1494年)未必公平,这幅画作可能是唯一传至今的他本人绘制的完好作品,但这幅观察细腻的作品足以让他名留青史。

图8,莫洛佐·达·佛尔利,任命梵蒂冈图书馆馆长,湿壁画(现在已经被转换到画布上),1477年绘制,现陈列于梵蒂冈博物馆 图片来源:维基百科

在画的中间部分跪在坐椅子上的教皇面前的是人文主义学者巴托罗密欧·普拉蒂那(Bartolomeo Platina,真名为Bartolomeo Sacchi,1421年-1481年),他正在接受教皇的任命成为梵蒂冈图书馆的馆长,我们可以看到他的右手正指向图画下方的铭文,其大意为:你不仅为你的城市建造了祭坛、街道、广场、防护城墙、桥梁,而且你还修复了(罗马时代建造的)威尔金引水渠(Acqua Vergine)以及与之相连的特来维喷泉(Fontana di Trevi)。尽管有夸赞与炫耀的意味,但这位教皇对罗马的城市建设,无论是在市容市貌还是在人文精神方面,直到今天都影响着这座伟大的城市,而因他在1471年捐献给所有罗马市民的一批古代罗马青铜雕塑直接带来了卡比托利欧博物馆(Capitoline Museum)的奠基与开放,这是文艺复兴以来对公众开放的第一个艺术博物馆。如果我们看到今天遍布世界的各类公共博物馆,饮水思源,理当感怀这位教皇,他是第一位将此理念引入人类公共生活与教育的人物。

与许多文艺复兴时代的伟人一样,教皇希克斯图四世是一位极其复杂的人物,我们在此将讨论他执政的一些负面记录。他应该是教廷历史上第一个任人唯亲的教皇,我们可以从解读《莫洛佐·达·佛尔利》这幅著名画作开始。

画面右边第一位人物为教皇希克斯图四世,在他边上,即右边第二位人物为教皇的侄子拉斐尔·里亚利奥,我们在前面已经提到他,虽没有卷入帕奇阴谋,但事件发生时他正好在佛罗伦萨,因为与教皇以及吉罗拉莫·里亚利奥的关系,他被逮捕并受到了酷刑与折磨,后来是洛伦佐出面将其释放,右边的第三位人物为未来的教皇于勒二世(Pope Julius II,俗名Giuliano della Rovere,1443年 – 1513年),他是希克斯图四世的侄子,画面左边第一位人物为乔万尼·德拉·罗维勒(Giovanni della Rovere),教皇的侄子同时也是著名的雇佣兵领袖,而左边第二位人物为教皇的侄子吉罗拉莫·里亚利奥,但许多学者认为他实际上是教皇的私生子,意大利城市伊莫拉的统治者同时也是教皇国的军队总司令(Captain General of the Church),帕奇政变最重要的参与策划者。

另外,有一件与本文无关但有趣的事情,从画中看,未来的教皇于勒二世明显比他的堂弟拉斐尔·里亚利奥更加睿智,后来的发展也从事实上证明了画家的观察,但现实中拉斐尔·里亚利奥绝不是没有智慧的人物,他是罗马第一位从作品中看到年轻米开朗基罗的非凡才华的人物,正是由于他将米开朗基罗请到了罗马,为后者名扬天下奠定了基础。

1471年,希克斯图四世上任后不久就将自己的侄子皮埃罗·里亚利奥(Pietro Riario,1445年-1474年)任命为佛罗伦萨大主教。后者是一位能干的外交家、人文主义者与文学赞助人,但同时也是一位生活放荡的公子哥。作为教廷人员,据说他在佛罗伦萨最闻名的事情就是找各类情妇并将金便器赠送给每位情妇,当然这也可能是后来佛罗伦萨为了抹黑他而故意留下的记录。他在佛罗伦萨做的最重要一件事情是帮助教皇用金钱购买的方式将原本属于米兰公国的城市伊莫拉并入了佛罗伦萨共和国,并将自己的亲戚同时也是教皇侄子的吉罗拉莫·里亚利奥任命为伊莫拉的统治者。皮埃罗·里亚利奥在完成这件事情返回罗马时突然暴病而亡,有人说他可能是被毒死的,但更有可能是因为他生活放荡过度导致消化系统的疾病而过早去世。

将吉罗拉莫·里亚利奥任命为伊莫拉的统治者这一举动不仅巧妙地将德拉·罗维勒家族的势力嵌入到了佛罗伦萨共和国领土内的统治阶层,而且因为伊莫拉是一座地处佛罗伦萨与亚得里亚海之间通商要路上的城市,则直接威胁到了佛罗伦萨(也是美第齐家族)的安全。在购买伊莫拉的过程中,希克斯图四世向作为教皇银行家的洛伦佐提出了借款四万金佛罗林的要求,考虑到这位教皇已经欠了美第齐银行一万多金佛罗林的情况,洛伦佐感到犹豫而拖延了教皇的这一要求。洛伦佐的举动无疑激怒了教皇,他转向当时佛罗伦萨第二富有的帕奇家族银行借钱,后者爽快地将四万金佛罗林借给了教皇。作为回报,教皇取消了美第齐家族作为教皇银行家的地位并将此任命给了帕奇家族。

帕奇家族不仅富有,而且实际上是佛罗伦萨古老的贵族,为了能够进入银行家行会,他们主动放弃了自己的贵族身份,无论如何,贵族身份在共和制的佛罗伦萨中并不受欢迎,这种放弃反而有利于其家族事业的发展。正因为出身贵族,帕奇家族一直就与平民出身的美第齐家族有矛盾,只是美第齐家族的实力让帕奇家族不得不有所收敛。然而教皇的任命无疑是对美第齐家族势力的打击,同时也鼓起了帕奇家族的野心。后者开始私下串联各种反美第齐势力,阴谋以暗杀政变的形式推翻美第齐家族在佛罗伦萨的统治,他们找到的最重要的同盟军就是伊莫拉的统治者吉罗拉莫·里亚利奥与比萨大主教萨尔维亚提。这一阴谋得到了教皇希克斯图四世的默许与支持,后者打算在事情成功之后让自己的侄子吉罗拉莫·里亚利奥取代美第齐而成为佛罗伦萨的统治者,因此暗杀的对象包括了伟大的洛伦佐与唯一能够继承他在佛罗伦萨领袖地位的弟弟朱利亚诺·德·美第齐。

虽然这一阴谋表面上的策划与实施者是帕奇家族,然而如果仔细观察教皇本人所采取的许多行动,就会发现后者才是实际上的阴谋主导者。在登上教皇宝座后,通过让吉罗拉莫·里亚利奥与米兰公爵加利亚佐·马里亚·斯福尔扎(Galeazzo Maria Sforza,1444年-1476年)的私生女卡特丽娜·斯福尔扎(Caterina Sforza)结婚,教皇打算借此消弱意大利半岛上美第齐家族最强有力的同盟;而通过让自己的侄子乔万尼·德拉·罗维勒(图8中左边第一位人物)迎娶乌尔比诺统治者蒙蒂菲尔特罗(Federico da Montefeltro)的大女儿并将这位雇佣兵领袖封为乌尔比诺公爵的手段,教皇挖走了佛罗伦萨共和国另一位有力的军事支持者;再通过将那不勒斯国王费伦特(Ferrante,又称Ferdinand I of Naples,1423 – 1494年)的第三个儿子乔万尼·德·阿拉贡(Giovanni dAragona)任命为红衣主教的手段,教皇为自己找到了最有力的军事同盟。

1476年12月26日,圣诞节后的第一天,美第齐家族最有力的长期且坚定的盟友米兰大公噶利亚佐·马里亚·斯福尔扎(Galeazzo Maria Sforza)被暗杀,米兰陷入到混乱当中。图9为皮耶罗·波莱奥路(Piero del Pollaiolo)绘制的米兰公爵噶利亚佐·马里亚·斯福尔扎肖像,画家是在公爵访问佛罗伦萨时绘制的。这位公爵遇刺让美第齐家族的对手与敌人看到了机会,经过一番谋划并得到教皇默许后,终于导致了前面看到的教堂谋杀案的爆发。

图9,皮耶罗·波莱奥路,噶利亚佐·马里亚·斯福尔扎,约1471年,木板蛋彩画,高65 厘米,宽42厘米,现陈列于意大利佛罗伦萨乌菲齐博物馆 图片来源:维基百科

佛罗伦萨在粉碎政变后将穿着正式主教袍服的比萨大主教公开吊死这一消息传到教廷后,教皇迅速将洛伦佐开除教籍并派出使节要求佛罗伦萨将其交给教廷。教皇还顺便取缔了美第齐家族银行在罗马的商业执照并废除了所有欠其银行的债务,聪明的教皇顺便也将自己欠的一万金佛罗林给免掉了。当佛罗伦萨拒绝交出洛伦佐后,教皇便与拿波里国王费伦特结盟共同出兵进攻佛罗伦萨,进攻佛罗伦萨的还有乌尔比诺公爵蒙蒂菲尔特罗(图10)。佛罗伦萨自己的民兵与一些盟国如米兰、费拉拉等地派出的援军一起,虽然对教皇组织的联军进行了抵抗,但由于失去了斯福尔扎这一军事领袖,佛罗伦萨在军事上明显处于不利的地位。战争的失利影响了佛罗伦萨的工商业与民生,造成了国境内部的动荡。

图10,皮耶罗·德拉·弗朗切斯卡,蒙蒂菲尔特罗,木板蛋彩画,约1470年绘制,高47厘米,宽33厘米,现陈列于意大利佛罗伦萨乌菲齐博物馆 图片来源:维基百科

在冷静分析局势后,洛伦佐认为敌人的一切行为都是针对他而来的,因此他作出了惊人的决定,将自己交给敌人来处理。当然他是经过计算的,在联系了拿波里国王费伦特,洛伦佐让后者用军舰将其接到了拿波里。文艺复兴虽然是人文主义在意大利兴起的时代,但意大利各邦国的君王、统治者与领袖们大都是自私自利且喜欢搞阴谋诡计的一方霸主,而洛伦佐却为了城邦安全与民众福祉甘愿将自己交到敌人的手上,这一英雄行为感动了费伦特与他的儿子们,一到拿波里,他就受到了欢迎。虽然如此,费伦特毕竟是一位凶残易变之人,洛伦佐在拿波里无疑是处于异常凶险的境地,虽然他的个人魅力可以感动费伦特,但后者却对签订和平协议没有多大兴趣,因为教皇对他这位盟友也很好,并且将他的一个儿子封为红衣主教,这对任何家族来说都是一个可以带来众多利益的极大荣耀。洛伦佐在拿波里呆了三个多月,白天他不得不精神饱满地与费伦特周旋,但夜晚他却时常感到看不到前途的孤独与恐惧。然而最终洛伦佐扭转了局势,他的个人魅力、睿智与勇气打动了费伦特,拿波里与佛罗伦萨终于签订了和平协议,佛罗伦萨转危为安。听到此消息的教皇希克斯图四世虽然无比愤怒,但他选择克制而支持了这一和平协议,毕竟除掉美第齐家族的机会已经过去,他要等待机会,如果他还有机会的话。

洛伦佐作为救国英雄返回了佛罗伦萨,他受到了共和国公民们的热烈欢迎,因为深入虎穴的孤胆英雄行为最终改变了局面,他得到了包括意大利各邦国领袖以及所有欧洲君王与领袖的尊重与敬仰,而他的外交与政治见解也因此在意大利乃至欧洲各国都将产生更加重要的影响。

在洛伦佐靠非常规的手段、个人魅力与智慧成功解决了帕奇政变所带来的危机之后,佛罗伦萨回归了和平与繁荣,这一和平将伴随洛伦佐的整个余生。以新柏拉图主义为特征的人文主义学者继续在佛罗伦萨发扬光大,但回看历史,更为引人瞩目的则是以委罗基奥工作室为核心涌现出来的一批光照千古的伟大艺术家及其众多的作品,他们包括了委罗基奥本人以及波提切利、达·芬奇、佩鲁基诺、米开朗基罗等,他们中的许多人将旅行至意大利各地与许多欧洲其它地区,他们的作品也代表着佛罗伦萨黄金时代的艺术与生活方式沁入人心,最终将改变欧洲乃至世纪的文明走向。

我们在此介绍一幅1480年代初期在帕奇政变解决后绘制的著名画作——《春》(图11),也许这是一幅最具文艺复兴时期佛罗伦萨黄金时代精神的作品,风神将春风吹入美第齐家族庇护的花园,以爱与美之女神维纳斯为中心,代表春天的花神将鲜花洒遍世界,而美慧三女神正在万物复苏且鲜花盛开的春天里翩翩起舞,飞翔在天空的丘比特蒙上眼睛,正将爱之羽箭随意射向人间。但在这看似充满了爱、美与智慧且无限生机的花园中,人们真的是那么无忧无虑吗?细心的人们会注意到画面最左边的墨丘利(Mercury),这位工商业的保护神与代表诸神的信使,他正举起手中的神杖,将带有雷电的乌云挡在春天的花园之外。这力图飘入花园的乌云到底代表着什么呢?

图11,波提切利,春,木板蛋彩画,完成于1482年,高203厘米,宽314厘米,现陈列于佛罗伦萨乌菲齐博物馆 图片来源:维基百科

也许它就是深谋远虑的洛伦佐的忧虑吧?据说《春》这幅作品本身就是为了在帕奇政变之后由洛伦佐安排下的美第齐家族与意大利境内的一个古老贵族之家阿比亚尼(Appiani)家族联姻而作的图画。洛伦佐与父亲皮耶罗一样,力图让家族摆脱佛罗伦萨家族之间互相联姻的传统,毕竟这种联姻并没有给美第齐家族带来安全,他们家三代都遭遇到了政变的威胁,而参与政变的人中都有与美第齐家族联姻的关系。出于对家族安全的考虑,伟大的洛伦佐决定重新布局,为家族成员在罗马教廷谋得职位,并将家族的部分势力与实力向罗马转移。在洛伦佐的运作下,他的二儿子乔万尼·迪·洛伦佐·德·美第齐(Giovanni di Lorenzo de Medici)终于在1492年16岁时被正式任命为红衣主教,他后来在1513年3月9日被选为教皇,即列奥十世(Leo X)。洛伦佐的这一安排最终不仅保证了美第齐家族地位在佛罗伦萨的延续,同时也为这一家族最终被西方蓝血贵族接受而上升为世袭罔替并统治一方的大公迈出了最重要的一步。

张羿,数学家、逻辑学家,俄罗斯冬宫博物馆钟表与古乐器部顾问,法国摆钟艺廊顾问,广东省钟表收藏研究专业委员会顾问。

1. 进入『返朴』微信公众号底部菜单“精品专栏“,可查阅不同主题系列科普文章。

2. 『返朴』开通了按月检索文章功能。关注公众号,回复四位数组成的年份+月份,如“1903”,可获取2019年3月的文章索引,以此类推。

版权说明:欢迎个人转发,任何形式的媒体或机构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和摘编。转载授权请在「返朴」微信公众号内联系后台。

《返朴》,科学家领航的好科普。国际著名物理学家文小刚与生物学家颜宁共同出任总编辑,与数十位不同领域一流学者组成的编委会一起,与你共同求索。关注《返朴》(微信号:fanpu2019)参与更多讨论。二次转载或合作请联系。

溯源守拙·问学求新。返朴,致力好科普,国际著名物理学家文小刚与生物学家颜宁共同出任总编辑,与28位学者组成的编委会一起,与你共同求索。

作者 hth2021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